中国养猪业发展道路

作者:熊远著  来源: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  发布时间:2013-02-23  点击量:2093

中国养猪业发展道路
  熊远著
  (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   武汉  430070)
  摘要:本文简要回顾了中国养猪业的发展历程与现状,分析了世界养猪业的发展方向和趋势,结合中国的国情,提出了适应新世纪中国养猪业的发展道路,以及养猪科研、成果应用与推广等建议。
  关键词:养猪、发展道路
  
                 引言
  中国养猪历史悠久,品种资源丰富,半个多世纪以来,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和现代科学技术在养猪业中的广泛应用,中国养猪业已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中国已发展成为世界养猪大国。据FAO2003年统计资料,我国生猪存栏4.698亿头、出栏5.857亿头、猪肉总产量为4.607万吨,分别占全世界49.14%、47.10%、46.79%,均居世界首位:2003年我国人均消费猪肉35.38kg,比1952年人均消费猪肉5.95kg增加了29.43kg。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生猪出栏率已由1975年的62.22%上升到2003年的124.67%,反映出我国养猪生产在猪品种结构、品种(系)繁育、饲养管理、疾病防制、环境控制等方面的巨大进步和快速发展。本文简要概述了中国养猪业的发展历程与现状,提出了适应新世纪中国养猪业发展的一些建议,谨供参考。
  一、中国养猪业的发展历程
  综观建国以来中国养猪业的发展历程,概括而言,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建国到70年代末。这一阶段是我国养猪业的恢复时期,其特点是低投入、低产出、低效益。养猪是农民的一种家庭副业,其目的为了积肥与肉食品自给,是一种以千家万户为主体的传统分散型养猪形式。饲养方式以粗放传统的青粗饲料和农副产品(如糠麸、糟渣等)为主,品种多为脂肪型和兼用型,如中约克夏、巴克夏、苏联大白猪及地方猪种等,瘦肉型猪种极少。生产形式多以引进的脂肪型和兼用型品种与地方猪进行二元杂交,筛选一些优良杂交组合生产育肥猪。1972年“全国猪育种科研协作组”成立后,提出了“着重加强地方品种选育,同时积极培育新猪种”的方针,有的地方还提出了“三化”,即“公猪外来化,母猪本地化,商品猪杂交化”,推动了兼用型猪新品种培育工作的开展。这一时期,育种主要以杂种群为基础,归纳整理培育出一批新品种,如哈白猪、上海白猪、北京黑猪、新金猪等:饲养主要是推广应用传统的饲养经验和方法,同时推广应用了水生饲料、青贮饲料、糖化饲料:人工授精技术在一些地区(如广西榆林、江苏苏州等)得到了推广应用;研制出了猪瘟兔化疫苗,推广了猪瘟、猪丹毒、猪肺疫等几大传染性疾病的疫苗注射和控制技术,贯彻“预防为主,治疗为辅”的方针,建立了全国性的兽医防疫体系,有效地控制了猪瘟等重大疫病的流行。
  第二阶段: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这一阶段是我国养猪业的快速发展时期,养猪生产已开始由传统分散型向现代集约型转变,规模化养猪已成为发展趋势,但传统养猪仍占较大比例,育种方向则逐步由脂肪型、兼用型向培育瘦肉型猪新品种(系)转变。1978年后,逐步开始瘦肉型猪新品种(系)培育和杂交生产,特别是1980-1982年直接从原产地引进了丹麦长白、英国大约克、美国杜洛克和汉普夏等世界著名瘦肉型猪种后,加速了我国瘦肉型猪育种工作和杂交生产的展开,先后培育出了三江白猪、湖北白猪、浙江中白猪等一批瘦肉型猪新品种(系)。在商品瘦肉型猪生产中,广泛开展杂交组合实验和配合力测定,筛选杂优组合,如“六五”攻关期间,优选出的杜湖、杜浙、杜三、杜长太、杜长大等多个杂优组合,促进了我国商品瘦肉猪生产的蓬勃发展。在育种技术和方法上,采用典型设计、群体继代选育培育新品种(系)活体测膘技术已开始在猪育种中应用,如1980年引进活体测膘仪,并应用于湖北白猪的选育,加速了猪瘦肉率遗传改良的效率。1985年在武汉建立我国第一个种猪测定中心后,种猪测定工作逐步开展,如中国武汉种猪测定中心开展了种猪集中测定,并提出以“现场测定为主,集中测定为辅”的测定制度,促进了我国种猪测定工作的发展。由于片面追求提高瘦肉率,出现了猪肉品质变劣的问题,为解决这一问题,开展了氟烷测验、酶型酶活测定、单倍型推断等方面的研究,建立了活体鉴别猪氟烷敏感性的有效方法,并制定了猪氟烷测验规程。根据我国饲料工业和饲料资源现状,1983年出台了我国《猪的饲养标准(肉脂型)》,1985年提出了中国瘦肉型猪饲养标准,编制出《猪鸡饲料营养价值成分表》和《中国饲料数据库》。随着猪能量、蛋白质、氨基酸、微量元素等一系列营养参数的完善,我国饲料工业和饲料配合技术迅速发展,先后研制出了猪系列饲料配方,猪用预混料、浓缩料、添加剂,并在广大农村和规模化猪场应用,促进了我国养猪水平的提高。以鲜精为主的人工授精技术有了较大发展,冻精、冻胚技术处在引进消化阶段。随着规模化猪场的发展,环境控制技术、粪污处理技术也开始研究。规模化猪场疫病控制主要转向病毒病诊断技术和疫苗的研制与开发。这些育种方法和养殖技术的应用,提高了我国猪育种的水平,加快了养猪生产的发展。
  第三阶段:90年代至二十一世纪初。规模化养猪迅速发展,养猪业已成为我国农牧业的一项支柱产业,猪育种已转向适应不同市场需求的专门化品系培育,并配套生产。我国畜牧科技工作者充分利用国内外两类猪种基因资源,培育出了多个专门化父母本品系,性能和技术水平接近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种猪测定工作得到广泛开展,集中测定继武汉之后,在北京、广东、四川、浙江也相继展开;现场测定在大型种猪场广泛应用,遗传评估方案开始试行。饲料工业快速发展,目前全国饲料企业已达10000余家,年生产饲料产品6000多万吨,新型饲料研究取得了很大成就,研制开发出了代乳料、仔猪抗应激料、早期断奶料等饲料高新技术产品。计算机在饲料工业中广泛应用,促进了饲料配方技术和生产效率的提高。在规模化养猪疫病控制方面,研究开发出了主要病毒病的监控技术、抗体检测技术以及快速诊断试剂盒等,研制出了新型的基因灭活疫苗、基因缺失疫苗,如伪狂犬油乳剂灭活疫苗、伪狂犬病TK-/gG-基因缺失疫苗等。伴随我国养猪产业化的发展,培植了一批专业化养猪设备企业,研制开发出一些新型猪舍建筑材料、设施、设备和产品,并应用计算机辅助设计(CAD)技术设计和装备了一批现代化的大型工厂化猪场,引进开发了粪污处理设施设备,生产生物有机复合肥、建设沼气池进行粪污处理和再生利用等,减少了环境污染,提高了养猪的综合经济效益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环境监测、粪污排放等标准。
  随着国际动物生物技术的迅猛发展,分子生物技术在我国猪育种方面的研究和应用迅速展开。主要研究内容是猪重要经济性状(瘦肉率、背膘厚、肉质性状、生长速度、产仔数等)QTL(数量性状座位)定位,以及主效基因和分子标记的分离、鉴定,并应用于分子标记辅助选择(MAS),例如在中国二花脸杂交猪群中,李宁等验证了雌激素受体(ESR)基因是猪产仔数的主效基因之一,并发现促卵泡素(follicle-stimulating hormone,FSH)ß亚基基因是控制猪产仔数的另一主效基因。农业部猪遗传育种重点开放实验室建立了PCR-RFLP等快速准确检测猪氟烷敏感基因型的分子技术,提出RYR1基因多重效应的利用途径与方法,并与常规育种相结合,主持培育出瘦肉猪抗应激新品系;90年代初在国内较早组建“大白*梅山”猪资源家系,开展猪的重要经济性状QTL定位及候选基因的研究,构建了猪1、2、3、4、6、和7号染色体遗传连锁图谱,检测到39个达到染色体显著水平的QTL,其中达到基因组显著水平的QTL4个,达到基因组极显著水平的QTL4个。定位了猪肌内脂肪(4号染色体)、瘦肉率(4号染色体)和平均日增重等多个猪重要经济性状的QTL;结合QTL定位结果,应用候选基因法、比较基因组学和生物信息学的方法,分离了FHL3、GYS1、HUMMLC2B等20余个与肌肉生长、肉质性状与脂肪代谢及繁殖性状有关的新基因和分子标志,为开展猪分子育种奠定了基础。
  二、养猪业发展现状
   我国养猪业经过三个阶段的发展,已成为农业经济结构调整,农民增收致富的支柱产业,是世界第一养猪大国。据统计资料显示,我国猪肉总产量和人均消费量持续增长(见图1),养猪生产有了很大发展(见表1)。
   
  
  我国养猪业在品种、饲料、疫病控制与净化、生产工艺等方面已取得了显著成绩,有些技术和研究成果已达国际先进水品,但仍存在以下情况:
1. 品种资源利用不合理、猪肉品质及风味下降,适度规模化养猪发展不平衡,优质优价市场发育不充分、品种选育工作有待改进和完善,配套系虽已形成,但市场占有率较低,有待建立完善的繁育技术和持续选育提高。
  2.我国蛋白质饲料资源缺乏,远远不能满足畜牧业发展的需要;在饲料安全方面,存在滥用抗生素、添加剂和违禁品等问题,缺乏完善的饲料安全监督体系和检测技术。
  3.人工授精技术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差距。这一技术在国际上应用较普遍,如美国2005年母猪的人工授精覆盖率达到80%以上,而我国目前主要是使用鲜精,但保存时间较短,受胎率较低;我国的冻精、冻胚技术和设备都比较落后,有待引进、开发、研究,建立自己的人工授精技术体系。
  4.全国性猪疫病预防与预报机制不健全,缺乏有效的快速诊断技术、疫病防治技术和根除计划。近年来,一些人畜共患疾病造成区域乃至全国的流行,严重制约着养猪业的健康发展。
  5.猪肉及其制品的安全问题日益突出,主要表现为人畜共患疾病、兽药残留及违禁品添加等。猪肉加工工艺、技术和设备,与国际差距甚远,转基因产品检测技术差距更大。
  6.随着我国养猪产业化的发展,规范化、标准化的养猪生产将越来越重要,种猪质量的监督检测、生产技术规程等方面有待改善;养殖环境污染问题日益突出,粪污处理相对滞后,需加强监督管理力度,研究开发新的粪污处理技术与工艺。
  三、新世纪养猪业的发展道路
  新世纪我国养猪业将朝着优质、高效、安全的目标发展,分子生物学技术、信息技术系统工程技术等先进技术的综合应用将是养猪技术发展的主导方向;养猪生产将以适度规模化、规范化、标准化、生态循环经济模式为主体,多项技术的综合配套利用是提高养猪业整体生产水平和效益的关键。下面将从育种、营养、猪肉安全生产等方面探讨我国新世纪养猪业的发展。
1. 育种目标
  育种目标是由市场和消费需求决定的。可以预见,随着我国经济建设的高速发展,人们对安全优质动物食品的需求将会大幅度增长。因此,新世纪猪的育种目标应是在保持适度高瘦肉率的前提下,继续提高瘦肉组织的生长速度和饲料利用率,重点加强繁殖性状、肌肉品质的选择,挖掘利用两类优异基因资源,运用生物技术和常规育种相结合,培育高产优质专门化新品种(系),加大专门化品种(系)的推广力度,形成我国自己的配套系。对固有品种实行保种和利用相结合,根据更换血统和育种的需要,加强引种的审批和监控,避免频繁、盲目、重复引种。加强引进种猪质量监控和疾病检疫力度,建立核心群,制定选育目标和方案,引种和选育相结合,提高引进种猪利用效率。同时应该看到,随着市场和消费需求的变化,育种目标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2. 育种技术
  从世界猪育种技术的发展来看,常规育种技术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仍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在我国还需进一步完善、提升和推广应用,特别是专门化品系选育与配套技术、种猪测定技术和遗传评估等需要加大研究力度,其他育种新技术的研究和应用十分重要,是原有育种技术的补充、延伸和发展,但绝不是代替。
  常规育种技术与分子生物学技术相结合,是未来猪育种技术发展的重要方向。我国在猪功能基因组研究、重要经济性状主效基因筛选和定位研究、标记辅助选择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很大差距。需要加大猪应用分子生物学研究的投入力度,重点围绕猪重要经济性状开展功能基因网络解析和蛋白质组技术、猪比较基因组与比较分子育种、高通量基因型和单体型分析(鉴定)技术、杂种优势分子预测与表观遗传对优势性状的调控等研究。根据不同育种目标,建立品种分子设计模型,重点研究多基因聚合技术。通过育种实践,验证品种分子设计方案,构建品种分子设计技术体系,实现育种技术和品种创新的跨越式发展。
  保存物种和品种的多样性既是满足当前食品和农业生产的需要,也是满足未来食品和畜牧业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因此,采用先进的保种理论,制定国家级总体保种策略,在分子水平上开展猪种遗传差异调查、猪种资源的评估与分类,分离、挖掘和利用我国地方猪种资源典型品质、抗病、抗逆等表型性状优异基因。在原地保种和迁地保种的基础上,研究长期保存冻精、卵细胞与冻胚的新技术,进而建立我国遗传资源信息库和基因库。
3.  养猪生产在稳定数量,提高质量和效益的基础上,发展适度规模化养猪,研究制定适度规模化养猪的饲养管理、饲料营养、质量监督等规范化生产的规程和标准,提高适度规模化养猪的整体水平。实行肉品安全生产的源头管制,研究开发检验检疫新技术、新方法,加强宰前疫病控制和药物残留监测:实行市场准入制,加强肉品质量标识管理和市场监督,建立完善的优质优价市场运行机制。
4.  探究猪营养素的消化、吸收规律、营养素间的协同、平衡、拮抗关系,研制新型、安全的配合饲料,开发和利用新的饲料资源。合理使用抗生素,禁止使用瘦肉精、激素等违禁品,慎重使用重金属(如砷、铬等),实现“绿色饲料”生产。
5.  开发重要传染性疾病的诊断、监测技术和新型安全疫苗,特别是一些高效的基因工程疫苗的应用,健全我国猪重大疫病的预防与预报机制,为养猪业的发展提供保障。
6.  研制开发环保型的猪舍设施设备、高效节能的粪污处理与净化技术,制定猪场污水排放标准,研究适合我国国情的现代化农业、养猪业新的猪—农良性生态循环模式。
7. 加强宏观预测和指导,利用税收和经济杠杆,控制新建猪场数量和规模,严格审批制度。发挥行业协会应有的指导和调控作用。实现养猪生产稳定健康可持续发展。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发展,我国养猪业将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优质、高效、安全的我国养猪业必将取得更大的进展和更多的成果。
  
  参考文献(略)



新畜牧:中国畜牧养殖业综合服务新媒体平台 网址www.ahxm.cc 微信手机版网站平台ahxmcc 招商合作18055126682 微信xxmbjb